央行數字貨幣來了,“支付寶們”會被顛覆嗎?
2020-10-12 13:54

央行數字貨幣來了,“支付寶們”會被顛覆嗎?

10月8日,深圳市人民政府聯合人民銀行開展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


消息發出后引發了全國社會各界的熱烈反響,民眾現階段最為關心的問題是數字人民幣對于我們的日常生活會有哪些影響?是否會取代支付寶和微信支付?


由于權威機構對于數字人民幣的介紹和宣傳較少,參加活動的市民和商家對于數字人民幣也還有很多疑問。根據官方通告的闡述,此次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系數字人民幣研發過程中的一次常規性測試,可見數字人民幣離實現正式落地應用還有一定距離。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歐商業評論(ID:ceibs-cbr),作者:何澗石,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一、貨幣的演變:從貴金屬到數字貨幣


貨幣形式的演變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人類對于貨幣的使用最早可以追溯到史前時期的“以物易物”的形式。公元前,由金屬鑄成的貨幣統一了計價標準,如金幣、銀兩和銅錢,在全世界盛行了兩千多年。使用金屬貨幣,尤其是貴金屬貨幣,是由于其本身在流通中具有價值,能夠保證價格的相對穩定。


17世紀末中央銀行在英國出現后,誕生了象征國家債務的紙鈔。19世紀,金本位制開始盛行,并通行了約100年。20世紀70年代,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貨幣價值與黃金徹底脫鉤之后,貨幣價值依靠國家信用支撐,信用貨幣時代到來。隨著科技的進步,貨幣的形式愈發虛擬化。


21世紀,比特幣誕生。但比特幣作為貨幣有不可回避的缺陷:首先,比特幣數量固定,且開采難度逐漸升高,有通縮風險。其次,比特幣缺乏強有力的政府信用背書和可靠保障,其匿名性使得其缺乏有效的監管。最后,比特幣價格不具備穩定性,價格波動太大且走勢也缺乏透明度,其近年來的火爆也更多地是因為作為一種投機性金融資產的價格上漲。


2019年,Facebook宣布將推出超主權數字貨幣Libra(天秤幣),錨定一攬子貨幣。與加密貨幣類似,Libra挑戰了國家金融主權。


2020年,迫于監管壓力,Facebook對Libra的發行機制進行了大幅度修改。截至目前,盡管離Libra的預定發行日期已過去數月,Libra離正式落地發行仍然遙遙無期。但毋庸置疑,比特幣和Libra的出現推動了各國央行對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進程,將貨幣的虛擬化推入了新的階段。貨幣的演變歷史請詳見表 1。


表1貨幣的演變史


二、歐美積極布局、中國發展領先


全球各國政府和央行在今年紛紛開展了對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研究,均發布了詳細的研究報告,與公眾溝通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究進展與計劃(表 2)。


表2世界主要國家(地區)數字貨幣研究進展


我國對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相較而言走在世界前列(表 3)。另外,目前已經透露出的數字人民幣DC/EP 測試內容主要集中在零售支付場景。


表3中國法定數字貨幣DC/EP的研發和推進歷程


圖1建行數字人民幣錢包App內測界面,資料來源:《財經》


三、DC/EP:替代現金,而非第三方支付


央行將DC/EP定位為對M0,即流通中現金的部分替代,因此不涉及存款和利息,從而最大程度上限制數字貨幣對金融系統穩定的沖擊(表 4)。


表4貨幣層次


DC/EP與M0的貨幣屬性相同,是央行對貨幣持有者的無息負債,不需要通過銀行賬戶即可實現價值轉移(圖2)。但在存在形態上,DC/EP完全數字化和虛擬化,依托于數字錢包,流通手段更加便捷,更易于防偽和監管。


圖2央行數字貨幣定位于銀行體系之外的M0,資料來源:華西證券研究所


DC/EP在價值上與人民幣1:1錨定。與傳統的現金分發機制類似,人民銀行將DC/EP兌換分發給商業銀行和銀聯等分發機構,再由分發機構兌換給用戶,商業銀行向央行繳納100%全額準備金。


隨著移動支付的普及,傳統現金的使用越來越少,但無論支付寶、微信這樣的移動支付工具,由于其本質上仍是基于銀行賬戶,都是在貨幣性質上屬于M1,M0占貨幣總量的比例越來越小。用可編程的DC/EP作為M0的替代,若能得到廣泛使用,那么將能提高M0占貨幣總量的比例,能幫助央行更好地監測和分析貨幣流通情況,從而更好地進行國內貨幣政策調控。


DC/EP可以視作對人民幣的進一步完善,使其成為更好、更穩定的記賬單位。DC/EP基于其技術特性可以記錄數據和信息,能實現特定場景下交易信息特定關聯方的匿名保密或公開可見,除有記賬、支付、儲值等功能外,能夠實現貨幣生命周期的全數據管理。


未來DC/EP若能加載智能合約功能,讓法定貨幣更好地解決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問題、提高宏觀調控效率、避免貨幣“脫實向虛”,則央行數字貨幣所能承載的功能相較于傳統貨幣大大豐富,使用效率較之傳統貨幣明顯提升(表 5)。


表5各類貨幣的特征比較


四、DC/EP的應用場景


在現階段DC/EP可以在以下五個場景中發揮優勢。


降低現鈔發行和流通成本


DC/EP作為M0的部分替代,能夠進一步降低紙鈔和硬幣印刷、鑄造、發行、流通、貯藏過程中的成本,提高支付清算的效率,還能降低商業銀行經營成本,提高運營效率。


優化數字支付和移動支付系統


DC/EP可以在斷網情況下使用,有助于提高移動支付系統的穩健性。國內各第三方支付平臺及各商業銀行App端的服務并不互通,例如騰訊生態內僅可使用微信支付或QQ錢包,阿里生態內僅可使用支付寶,對用戶造成了諸多不便。DC/EP依靠人民銀行的支持和推動,有望成為全平臺通用的數字支付和匯款轉賬通道,打破各第三方支付和各商業銀行服務間的壁壘,提高整合度。


補足第三方支付的短板


支付寶和微信是公司化的支付體系而非法定的支付體系,用戶需要承擔手續費和掃碼設備安裝成本,比如用支付寶或者微信進行提現和跨行轉賬都需要向用戶收取手續費,還存在泄露隱私、盜號、欺詐等風險。而用央行數字貨幣,根據目前公開的信息,交易都是零成本。


而在風控方面,根據中國人民銀行主管的《中國金融》雜志最新的說法,中央銀行不同于商業機構,不會通過用戶個人信息牟利,隱私泄露風險較小。法定數字貨幣具有可追溯的匿名性,不僅能滿足匿名支付需求,還能在必要時進行監管,防范欺詐、洗錢等問題,更加尊重用戶隱私。


更重要的是,法定數字貨幣可以開啟公司企業部門與政府部門的數字支付,開通數字支付的對公場景,彌補目前第三方支付等工具沒有對公支付的空白(表 6)。


表6,DC/EP 與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的比較


無需綁定銀行賬戶,提高普惠金融程度


DC/EP雖然由商業銀行分發給用戶,但其不依賴于銀行賬戶就能實現價值轉移。用戶可以不必去銀行開設賬戶和銀行卡,只需要在手機上安裝DC/EP錢包,即可進行支付、收款、匯款、轉賬等資金操作。


搭建全新的跨境支付體系,維護我國金融安全


在當前復雜的國際形勢之下,通過發揮DC/EP的效率和成本優勢,可以打造以DC/EP為媒介和計價貨幣的跨境數字支付體系,抵御外部金融封鎖引發的各類經濟沖擊,防范境內外系統性金融風險,保障我國金融安全。DC/EP在該支付結算平臺上的主要職責是計價和交易,與其他貨幣建立直接匯率詢價機制,不需要美元作為中間渠道,以打破美元支付體系的壟斷。


從國內外權威機構公開的研究成果和設計方案來看,CBDC的推行可能擠出流通中的現金、提升清結算系統效率、加強央行對資金流向監管,但其對央行資產負債表結構的影響、貨幣政策的傳導和效果的影響、對銀行存款和中介職能的擠出、對金融系統穩定性的沖擊以及對貨幣國際地位的影響在目前階段都尚不明確。


在消費端,目前DC/EP的落地場景有限,線下消費渠道有限,在很多用戶已養成使用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的習慣下,如何吸引用戶,提高用戶在消費場景對DC/EP的使用頻率將成為央行推廣DC/EP要面對的問題。


因此,盡管前景廣闊,但央行數字貨幣的推出和落地應用將會是個循序漸進的長期過程。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歐商業評論(ID:ceibs-cbr),作者:何澗石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相關推薦

黄大仙论坛资料大全 甘肃快3技巧口诀表 赛车pk10技巧 双面盘游戏规则 重组股票跌停开盘 极速赛车6码如何选码 辽宁11选5胆拖 杠杆 福彩四川快乐十二历史开奖记 飞鱼8选3最聪明的玩法 浙江6+1开奖号码多少啊